山崎面包

一个复杂的动物.

【宗凛】忠犬三十题1-3

1.早早准备好的营养早餐
  "唔……"松冈凛悠悠转醒,因为是周末的缘故,索性睡个大懒觉。
  "sousuke……"一边纳闷着占有欲极强的男人今儿居然在睡觉时紧紧把他搂在怀里松冈凛一边向旁边摸了摸。
  等待他的只有家里那只大型哈士奇的口水"洗脸"。"哈……面包【←是我】别闹了,找宗介啦……"大型二傻子傻乎乎地凑过来,根本不顾松冈凛说了什么。
  好不容易挣脱了面包的口水洗礼,松冈凛这时也没了什么赖床的兴致,他好奇地猜测着男人到底一大早晨去哪干什么了。衣帽间里没有,洗手间也没有,阳台也没有,厨房那边似乎传来了声响。
  "哟,凛。早上好。"山崎宗介将煎得金黄的蛋从平底锅里小心翼翼地放到盘子里。
  "早哦,宗介。"松冈凛这才明白男人一大早起的缘故,他笑笑,轻轻从背后环住男人的腰:"好香啊。"
  "快去洗漱,早餐马上就好了。"男人正忙,没工夫理松冈凛,凛瘪了瘪嘴,嘴里嘟囔着"好吧"就去洗漱了。
  "我开动了!"松冈凛双手合十,兴奋地说道。
  "等一下……"
  "嗯……?"男人探过身子,在青年的唇上印上一个吻。
  "早安吻。"

  2.抱在怀里,帮你套上袜子
  又是一个慌乱的早晨,松冈凛满打满算时间应该是很充裕的了,没想到挨不住男人粘人的纠缠,马上就要迟到了。
  "换衣服,出去!"松冈凛还在气头上,气呼呼地将不怀好意地男人推了出去。
  连同那只不听话的面包。
  刚打好领带,就听见手机提示音。松冈凛一看,是门外的男人。
  "我错了,凛。"
  没理。
  "下次不会这样了。"
  松冈凛哪舍得真和山崎宗介生气,就算嘴上说着生气,心里的火早已消了大半。
  轻轻的,卧室的门被打开了。
  松冈凛也没说什么,瞪了一下男人。
  山崎宗介知道凛已经不生气,马上顺着杆子往上爬,嘴角带着一丝丝笑意,他关上了门,顺便把一直妨碍着他们的狗关在了门外。
  "嗷呜……"
  松冈凛从抽屉中拿出新袜子,刚想坐下套上,男人一个动作导致松冈凛一个没站稳,踉跄地摔进了男人的怀抱。
  "干嘛啦……"
  山崎宗介没回答,拿过松冈凛的袜子,给松冈凛套上了。
  松冈凛:"???"
  "凛——要迟到了——"心情大好的男人已经穿上了鞋子,在玄关等着还在愣神的松冈凛。
  "哦,哦,来了!"

3.被吻干的泪痕.
  说起来松冈凛从小就是个哭包,就算已经是个俊秀的青年了,松冈凛仍然时不时地就哭了,尤其刚毕业那会儿,被老板骂的天天下班时眼睛都是红通通的。
  山崎宗介聪明地装作没看见,心里心疼得要命。
  山崎宗介和松冈凛不一样,仔细,沉稳,冷静,能力强,别说骂了,老板一看到山崎宗介脸上就笑出了老褶子。山崎宗介自然是不懂被骂哭的感觉。但山崎宗介最见不得凛哭了。
  今天山崎宗介下班去接松冈凛的时候发现他一直低着头,想必是又哭了。
  山崎宗介什么也没说,默默发动了车子,一路沉默。
  "凛到了。"
  "……"过了许久,青年才吸了吸鼻子低低地"嗯"了一声。
  正在他准备下车时,手突然被宗介握住了,山崎宗介欺身附了上来,像羽毛扫过,又有些湿意,山崎宗介慢慢地吻着,将还未落下的眼泪吻干。
他亲了亲松冈凛的眼皮,严肃地说道:"凛,以后我们一起面对,别……哭了……"还有一句嘟嘟囔囔,松冈凛一时回过神,没有听清。"你说什么?"
  "……难受。"
  松冈凛清楚地看到,在昏暗的灯光下,男人的耳朵变红了。

评论(4)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