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崎面包

一个复杂的动物.

Blessing

  "宗介——有你的贺卡——"母亲在外面说道。
  "来了。"山崎宗介站起来,今年的贺卡似乎比往年晚了一些,也许是因为新年的缘故邮局的工作人员也似乎贪懒了一些,不过收到总归是好的。
  信封同往年一样,照旧是白色的底色,点缀着点点蓝,小小的邮戳才让人想起这是一封漂洋过海的信。拿在手里,很轻,山崎宗介却不禁放慢了呼吸。
  心跳慢慢强烈,却又不急不缓,咚。咚。咚。
  ——凛的来信。
  告别了母亲,山崎宗介回到了房间。
  拒绝了妹妹玩耍的请求,山崎宗介慢慢地拆开了信。
  "嗨嗨,宗介,新年快乐啊。说起来,我们有一年没见了吧,我又长高了六公分,我一定长得比宗介高了,不信我们回去比一比,我要跟你一决高下……"
  琐碎的日常,凛絮絮地说着,从长个子到游泳,尤其是想念母亲亲手做的荞麦面,足足写了三张信纸。末了还加了一句新年快乐。
  山崎宗介仔细地看着,一个字一个字地看着。
  ——什么啊,凛再怎么长高也不会有我高吧。
  ——新年了还在游泳,教练也太没有人情味了吧。
  ——荞麦面,我母亲做的才是最好吃的。
  ……山崎宗介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多吐槽,将信从头到尾都吐槽了一遍。
  "啊。"
山崎宗介把信向床上一扔,抬头看着天花板出神。
  还是,好想和凛一起。
  没有凛的新年,格外没有意思。
  凛一家就住在隔壁,凛的妹妹江方才也来过,看着容貌相似的妹妹,山崎宗介愈发地思念他的竹马。
  好无聊。
  "宗介,吃饭了。"母亲在外叫道。
"就来。"山崎宗介把信又看了一遍,这才仔细地放回信封,然后踮起脚尖拿到书橱最上面的一个铁盒子,打开它,郑重地将信放了进去,这是山崎宗介最宝贵的东西。
  第二天照旧是去神社,以祈求来年的好运。父亲关上了门,母亲跟在父亲身边,妹妹高兴地在前面跳着走,宗介也慢慢地跟着他们。
  快走出小巷的时候,山崎宗介回头看了一眼,隔壁的松冈家一丝声响也没有,大概是已经去了。
  山崎宗介突然有一点失落。这失落就像蚕丝一样,丝丝缕缕,袅袅余余。
  他想凛了。
  "哥哥——快点跟上!"妹妹在前面喊道。
  他摇了摇头,强行驱散了心里的失落,跟了上去。
  新年的缘故,神社的人很多,山崎宗介差点被挤到一边。乖乖地跟在父母旁边,他向四处张望,看了也许也未看到松冈家标志的一抹红。
  "宗介,出什么神呢,到了哦。"母亲的话将他唤回了现实。
  "啊,怎么是小吉啊!"妹妹不满地说道。
  山崎宗介顺手拿了一支。还未等看,"宗介!"那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召唤着他回头。
  签子"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
  是凛。
  是凛……吧。
  正在山崎宗介犹豫着要不要掐自己一下的时候,一股夹杂冰雪的寒意包裹了他。
  "宗介,新年快乐!我好想你啊!"
  一根红丝俏皮地挠了山崎宗介的脸,他用力地抱住了凛:
  "我才,不想你呢……"
  母亲捡起了签子,上面干干净净地写了两个字:"大吉"。

新年快乐啊米娜,新的一年,也要多多爱宗凛哦。
                                         山崎面包2017.1.29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