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崎面包

一个复杂的动物.

A.

    chapter1.
松冈凛的感情之路一直很坎坷。不知道为什么,每一任女朋友都会在刚刚确定关系的那几天里消失不见。松冈凛打过电话,换回来对方支支吾吾的几句话:"抱歉啊松冈君,我们以后还是不要见面了吧。"
  "抱歉啊,松冈君我们以后还是不要联系了。"昨天才在一起的女朋友第二天就打电话提出分手。
松冈凛回答: "哦。"然后面无表情地把手机向地上狠狠一摔,手机屏碎了一地。
  "凛又被甩了啊。"上铺的青木刚和男朋友通完话就听到这么一声,他不禁幸灾乐祸出声。
  "滚。"松冈凛没好气地说了一声。
  "别介啊,这样吧,"他动作利索地从床上跳下来,贼兮兮地揽过松冈凛的肩:"女的不行,男的行吧。"
  就这样,活了二十一年的松冈凛第一次进了GAY酒吧。
  "凛你看,这个不错吧。"青木是个GAY,自然对这方面深有研究。
   他津津有味地向松冈凛指着离他们不远处的一个男生,男生看起来很清秀,不过十六七的模样,像个邻家弟弟。
  "……"松冈凛沉默地摇摇头,表示对此不感兴趣,并且猛灌了一大口酒。
  "哎,哎,你慢点喝诶,这酒度数很高的!"青木惊呼出声。
  酒的口感很温和,松冈凛咂咂嘴,脑子转了一圈,好像没有什么感觉。
  没想到那个男生主动地走过来,他主动向松冈凛抬了抬酒杯,然后仰口一杯喝下,神色如常。
  青木胳膊肘捅了捅松冈凛,表情促狭。
  "我叫Len,初次见面。"他说道。
  "……松冈凛。"
  青木借故离开了。男孩颇为自然地坐到了青木刚刚坐的位子上。"凛第一次来哦?"
  "……你怎么看出来?"
  "肯定的啊,来这种酒吧的无外乎就是yp,你一进来我就看到了,只顾喝自己酒,兴致也不高,我就猜到你是被同你一起来的拉来的。"他冲松冈凛眨眨眼,像只小绵羊。
  松冈凛否定了邻家弟弟的看法,他总觉得这个叫Len的男孩不若表面那样无害。
  "……啊。"松冈凛随便应和,酒又干下去一杯了。
  男孩不阻止,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松冈凛聊着,同时静静地看着松冈凛一杯又一杯下肚,听说这酒可是五杯倒后劲十足呢。他愉快的想着。
  趁凛不注意,他在倒酒的时候偷偷将一粒白色的药丸倒进了杯子里。他浑身的血液都涌向一处,激动得差点没拿稳杯子,只要一想到这个他生涩地伏在他的身下动情地扭动的样子他就欲火焚身。
  真想看看这个直男被人干的样子。
  迷迷糊糊被Len哄着交换了联系方式,酒的后劲儿上来了,松冈凛眼神迷离,摇摇晃晃最终失去了焦距,倒在吧台。
  成功了,Len窃喜。他看到同来的男人就在十分钟之前被另一个男人领走了,也就是说,今晚,他是他的了。
  清秀的脸上有一瞬间因为快感而面容扭曲,但随即恢复了正常。他贴心了拍了拍松冈凛:"凛,凛?"松冈凛毫无反应,脸色酡红。
  操,太好看了。Len在心里骂了一句。
  于是他拉起松冈凛,将他的胳膊架在他的身上,凛看起来不强壮,但架起来的时候还是让Len踉跄了一下。他架着松冈凛,出了酒吧,打了车:"麻烦去xxx宾馆。"
  一辆黑色的宾利悄无声息地穿过夜色,像蛰伏已久的豹,静待猎物的不请自来。
  刷了门卡,Len脱力,松冈凛倒在柔软巨大的床上,没醒。
  Len本来想直接动手的,但是一想到如此美妙的夜晚怎能如此轻易开始,于是他进了浴室。
  皮鞋摩擦在地板上,声音缓缓的。
  Len刚洗完澡,就听见敲门声。
  "谁啊。"他开门。
  被来人一拳打倒在地。
  高大的男人扭了扭拳头,眼神波澜不惊。
  将不堪一击的男人踢垃圾一样踢出门,他拿起电话:"Jok。来处理。"
  关上门,他本想看一眼松冈凛就离开,结果就看到king size大床上,男生迷迷糊糊地扭动的身子,衣服已经褪去了大半。
  ……这个混蛋。
  山崎宗介决不承认他吞了一口口水。
  "凛,醒醒。"他拍了拍松冈凛的脸。
  冰凉的触感不禁让松冈凛放松了一下。
  "还要……"他整个身子贴了上来。
  他抓起冰凉的手在身上游离,青年白皙的胸膛已经半敞,山崎宗介触及,表情一瞬间变得幽暗:"凛,这是你逼我的……"
  【】
  第二天醒来,松冈凛感觉浑身上像车碾过一样,尤其是二十一年从未有人触碰过的地方这时候酸痛得可怕。挣扎着起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他:他,寸丝不挂。旁边,黑头发的男人睡得正香。
  松冈凛的记忆断片了。
  低头一看,胸膛乃至下身,青青紫紫的吻痕遍及全身,可是想象昨天的程度有多激烈。
  哆哆嗦嗦得在不吵醒男人的情况下松冈凛爬下床,是真的爬下床,因为他的腿已经快要废了。
  "你干什么呢。"冷不防地出声,吓得松冈凛腿一软,"咚"地一声摔在地上。
  转头,黑发男人已经醒了,湖绿色的眸子正看向他。
  "你你你,我我我……"松冈凛结巴了。

chapter2.
"睡完就想跑?"黑发男人轻笑,俯身贴着松冈凛的耳朵,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松冈凛脸颊,他"蹭"地一下脸红了。
  "你可不知道昨天晚上满足你有多累呢……"男人暧昧地低音炮让松冈凛忍不住战栗了一下。
  "要要要……多少钱?"松冈凛从散落了一地的衣服里艰难地找到了自己的衣服,哆哆嗦嗦从钱包里拿出了全部的钱,大概有几万。
  "这些够不够?"
  男人看了一下,玩味地说道:"我要说不够呢?"
  松冈凛呆住了,这年头,牛郎一夜不会要几十万吧?
  "你们干这行的,一夜怎么这么贵。"松冈凛哭丧着脸。
  山崎宗介挑眉,原来凛把他想成牛郎了:"是啊,像我这样的技术,一般人都上不起呢。"
  "也不是我主动叫的吧!"松冈凛对天发誓,在今早之前,他绝对绝对没有见过这张脸——这种一眼就让人直觉危险的男人,松冈凛不可能一点印象都没有。
  "是哦,那先生,我付给你钱吧。"
  "那那那倒不用了,我们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吧。"松冈凛生怕这男人再说出什么惊世骇俗话,赶紧回绝。
  ……
  Jok觉得自家老板今天格外兴奋,虽然脸还是万年不变的充满压迫感,可是总觉得老板冷淡的脸上带了一丝丝……骚浪贱?
  Jok一哆嗦,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作为特助,他对自己公然猜测老板的心思感到羞愧。
  "Jok."山崎宗介叫道.
  "老板."
  "把今年报名的实习生名单拿给我。"山崎宗介想了想,又补充到:"只要技术部的就可以了。"
  "是."对于自家老板,Jok虽然对这个举动感到迷惑,但还是聪明地选择了缄口不言.
  松.冈.凛.
  他慢慢地敲着桌子,指节叩在桌子上,不急不缓.
  蛰伏在暗处的黑豹终于要开始行动了,等待许久的猎物,要上钩了。
  命运之轴缓缓转动.

  "凛,凛."青木接连叫了好几声.
  "啊?什么."松冈凛从放空状态中醒过来。
  "你今天似乎格外不正常啊。"青木摸着下巴,高深莫测地看着他。
  松冈凛吓了一跳,被他的眼什心里毛毛的.
  "今天早上匆匆忙忙地跑回来,衣服皱巴巴的,问什么什么都不说。上课的时候教授叫你都没听到,你看,我都快吃完了,你还几乎没动呢。"青木数落着。他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促狭地说道:"你昨晚不会……但我看那个Len不像是会趁人之危的小人啊."
  松冈凛翻了个白眼。Len是不是正人君子他不知道,可他昨晚确确实实交出了他的第一次。说来可笑,松冈凛自国中以来女朋友就没断过——虽说均是无疾而终,但是仅限于牵手,连kiss都没有尝试过,现在可倒好,直接飞跃上了三垒,还是和一个牛郎.
  关于和男人做了这件事,松冈凛无论如何都无法与人说出口,哪怕是身为GAY的时候青木.
  "没事啦,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倒是是,昨天去哪里了?"松冈凛赶紧转移了话题。
  果然青木霎时忘记了盘问松冈凛,他支支吾吾地说道:"没什么啦,昨天带你去GAY吧,被我男朋友发现了啦。"
  前几天的松冈凛也许会不懂,但是经此一晚,猜测青木同样彻夜未归,他茅塞顿开。
  安抚似的拍了拍青木的肩膀,松冈凛给了青木一个"我懂你"的眼睛。
  "你懂什么啦!"青木抓狂地叫起来。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