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崎面包

一个复杂的动物.

sweet

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什么鬼。
"欢迎光临。"
  红头发的店主从厨房小门探出头来,脸上还有覆在白皙皮肤上细微的面粉,他笑着迎接着第一次到访的客人,笑容阳光而又灿烂。
  山崎宗介的心不知为何狠狠一顿。
  "这位客人是第一次来啊。"红发青年洗净了手,水流顺着他的手快速地滑下,他毫不在意,用毛巾擦干了微逝去的水滴。
  他的手,白皙又修长,这样的一双手做出来的甜品,将是多么甜美。
  店面不大,开着橘黄色的灯光,一旁整齐的放着各式精致的甜品,小小的店面一隅还有几个座位供来此的顾客享受。
  "啊。"山崎宗介环顾了四周,这家店在一家小巷里,不是偶然路过根本不会有人发现,在快节奏压迫下的东京,竟还有如此静谧的地方。
  "有什么推荐吗?"山崎宗介不由自主问道,其实他对甜品不大感冒,不知怎的,突然来了欲望。
  "第一次来店里的客人一定要尝尝这个哦。"松冈凛用餐盘把一块其貌不扬的巧克力色蛋糕拿出来。
  "这是欧培拉,我最喜欢的甜点。"
  山崎宗介拿着叉子轻轻弄下来一小块,咖啡和巧克力酱的甜蜜交汇,夹杂着杏仁的浓郁香气,在口中层层化开,如梦如幻。
  "怎么样,不错吧。"长相清秀的店主笑起来来,露出尖尖的牙齿。
  "……嗯。"
  "宗介来了啊。"
  "啊,凛。"山崎宗介懊恼自己下班之后不受控制又来到了这里,两个大男人,要多奇怪有多奇怪。
  "凛要一直在这里做甜品吗?"吃着慕斯,山崎宗介和松冈凛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
  "当然啊,因为做甜品我很开心啊。"松冈凛正把烤盘放进烤箱。
  做完这一切,他摘下手套,走到山崎宗介对面坐下,撑着手看他:"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哪怕穷点,无聊点,都没什么关系,有梦想,就要去追啊。"
   "你还真是……任性啊。"山崎宗介压抑不住的表情在灯光下绷不住柔和下来。
  "那么宗介呢?"
  "我?照旧咯,做我的职员,老老实实上班,以后娶一个贤惠的妻子,大概就这样吧。"山崎宗介不甚在意说道,语调低沉且没有任何起伏。
  他一直观察松冈凛的表情,可惜的是,松冈凛的表情从头到尾都没有变过,这不由让他沮丧起来。
  就这样,日子顺着时间的流水淌过,没有一丝起伏,一切如常。
  "凛,我要结婚了。"
  "啊,恭喜啊……"松冈凛沉默了良久,"宗介的老婆,一定很贤惠吧。"
  "父亲给我订下的,据说是一位知书达理的女性。"山崎宗介面无表情,平素温馨的小店空气里涌动着暗潮。
  山崎宗介突然抓住了松冈凛的手。
  松冈凛"嚯"地起身,挣脱了他的手。
  "宗介,尝尝我刚做的甜点吧。"
  松冈凛的笑容,一如第一天见到的那样,疏离,带着陌生人的客套。
  欧培拉的味道有些苦涩,混杂着眼泪的咸。
  山崎宗介默默地吃完,然后一个人,转身离开。
  雨淅沥沥地下着,男人高大的背影显得格外孤独。
  从此再也没有来过。
  某一天清晨,松冈凛照旧按时营业,入目所及,高大的男人蜷在店前台阶上,头垂在膝盖上。
  "宗介……?"
  山崎宗介醒来,松冈凛猝不及防被带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那天的甜品,是你做的吧。"
  "啊,你怎么知道?"山崎财团继承人的结婚典礼的甜品之一的欧培拉的确是松冈凛做的。
  "因为,"他温热的鼻息喷在松冈凛的耳朵上"我尝出了爱情的味道。"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