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崎面包

一个复杂的动物.

【总裁生贺】Dying In The Sun

又要到一年一度的怠倦期了,明年见噗噗噗

——

01.

  一条哈士奇正努力地咬着床上的被子向后拖,被子里露出青年火红的头发。

  青年不耐烦烦地拉回了被子罩住了头。

  "呜——"哈士奇很无奈,使劲咬住了被子,一个劲儿地拽。

  被子被拽掉了,青年整个人呈"大字型"暴露在空气中。可是他依然没有理那条辛苦叫他起床的哈士奇。

  凛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要!迟!到!了!

  哈士奇吭哧吭哧半天无果还累得精疲力尽,它决定使用杀手锏。

  "啊!哈——Sousuke别舔我脸!别——哈!我起床就是了!"哈士奇湿漉漉的舌头像刷酱料似的一遍一遍在青年白皙地脸上刷着,青年终于醒了。

  "卧槽!七点半了!!Sousuke你怎么这晚叫我起床!你要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无辜躺枪的哈士奇:"……"

  你自己不起床怪我咯?!

  山崎宗介是松冈凛养的一条哈士奇,别的狗每天的生活是吃饭,睡觉,上厕所。而山崎宗介的日常是叫主人起床,帮主人拿报纸,替主人收快递,给主人擦地打扫房间等等等等。山崎宗介曾经四十五度忧伤地仰望天空不让眼泪掉下来:有个生活废样的主人,狗生之大不幸!

  "Sousuke——我去上班咯!狗粮在厨房柜子左手第二个柜子里,要吃自己拿?bye——"青年叼着昨天买的面包片,上班去了。 

  主人你不觉得要求一条狗自己找狗粮是很反人类的事情吗?!

  "哦对了!"门又开了。青年探出脑袋,正对客厅一脸"怎么会有这样一个主人"的哈士奇,"今天会有快递,记得给我签收!"

  山崎宗介:……

  一口狗血卡在嗓子里,噗——


02.

  作为一条狗,虽然每天吐槽主人,但是山崎宗介一天中最开心的事儿莫过于晚上跟着松冈凛遛弯。

  "Sousuke——"残废青年松冈凛跟在跑得欢脱连主人都忘了的哈士奇后面呼哧呼哧地喘着,     "你慢点啊啊啊啊啊啊——"

  狗中的二货显然不想理这个战斗力为负五的渣渣,一溜烟跑得没影了。

  松冈凛:"……"

  呜呜呜狗长大了不要主人了!

  而作为罔顾主人的代价,山崎宗介足足被松冈凛谈了半个小时的人生。

  "Sousuke,你知道你今天错在哪里了吗?"

  "……"

  "你显然没有正确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松冈凛喝了口水,"作为一条狗,你怎么可以不顾主人自己跑呢?"

  "……"

  "你忘了是谁生你养你每天辛辛苦苦地供你生活,把生你去掉。"

  "……"你说反了吧?

"你还敢瞪我?不想看到明天的太阳了吧?!"

  "……"

  天地良心,凛是怎么从一条面瘫的哈士奇的狗脸上看出什么道道的?!

   ——唉,生成哈士奇简直自带欠揍技能!

  山崎宗介委屈地哭了起来。


  03.

  "Sousuke,"松冈凛严肃地说道"去把球捡回来!"

  "……"正呈狗屎状趴在沙发上装死的哈士奇,不好意思,you say what?

  "乖!要是不捡球的话,爸爸不爱你了——"

  "……"我是条狗,听不懂。

  "不去今晚没有狗粮吃了!"松冈凛威胁道。

  沙发上的哈士奇动身了,他迈着轻盈的步伐将球不情不愿地把球拱了回来,松冈凛满意地拍了拍哈士奇的狗头。

  好烦这个人,请问我可不可以吃了他?


  04.

  该上床睡觉了,山崎宗介跳上它的床——实际上也就是松冈凛的床,它足足占了床的三分之一。

  "Sousuke!"从浴室出来的松冈凛拿毛巾擦着头发,"别压着枕头!"

  当山崎宗介还是一条可爱的汪汪汪的时候最喜欢趴在松冈凛的枕头上蜷成一团睡觉,可随着山崎宗介体型越来越大,趴在枕头上就成了把枕头压在身下,显然它再也不能在松冈凛头顶上睡觉了,凛无情地剥夺了二哈睡枕头的权利。

  大型犬科动物歪头,像是没听见松冈凛说什么似的,压着枕头美美地闭上了眼。

  也不是第一次了,像每一次一样,松冈凛颇为老道地堵住了装睡汪的两个鼻孔,哈士奇的鼻涕泡泡瞬间死在了鼻孔里。

  "……"

  你好烦,让给你了!

  于是松冈凛爬上了床,枕着枕头盖着被子,山崎宗介蜷在松冈凛的脚边,看起来十分和谐。

  "噗——"半夜突然惊起。

  紧接着松冈凛开了灯,看到整个身子都攀上了松冈凛的身子,头还像小时候一样枕着松冈凛柔软的肚皮的哈士奇,他咬牙切齿地几乎是用吼的:"你以为你还是小时候么!"

  趴在松冈凛肚皮上的山崎宗介无声无息地翻了个白眼。

 

05.

  难得的周末,松冈凛不用上班,他躺在山崎宗介的身上,吃着零食,悠闲的看着电视。

  "哈哈哈,这女二太逗了,跟个傻逼似的哈哈哈哈哈哈!"他抓了一块饼干塞进了嘴里。

  "……"

  "噫,这主持人还没我帅,换台换台。"又抓了一块。

  "……"

"听说这个女演员前几天被爆有男朋友了诶,亏我还挺喜欢她的,伤心——"松冈凛要拿饼干却拿了个空,他低头看了看,刚开封的饼干袋里干干净净,木然地抬头,只见那大狗面瘫着脸看着他,狗毛上沾着饼干渣渣。

  "怪不得刚才总感觉头上东西掉下来!啊啊啊啊啊啊——死狗我要炸死你!!!!!"

 

06.

  "爸爸今天帅不?"松冈凛不太熟练地打着领带。

  "……"这么好看做什么。

  "我今天相亲啊,听说那女的很好看!"松冈凛一脸兴奋。

  "……"趴在沙发上的哈士奇面无表情,甚至不想接受松冈凛传来的脑电波。

  ***

  "还以为那女人有多好看呢,还没我好看,嘁。"松冈凛下午就回来了,还给山崎宗介带回来了最爱的狗饼干。

  "嘎嘣嘎嘣——"山崎宗介觉得今天的狗饼干格外美味。


07.

  山崎宗介今天也没叫松冈凛起床,在松冈凛要走的时候拼命咬住凛的裤脚。

  "woc别咬我!死狗我今天还得上班呢!"青年费力地前进,天知道这狗居然这么肥了。

  山崎宗介没有松口。

  "好了好了,下班给你买狗饼干好不好?松口啦!"青年试着安抚这条今天格外不正常的哈士奇。

  最终松冈凛还是走了,哈士奇面无表情地维持着目送松冈凛的姿势,它看起来有点悲伤。

  过了好长时间,它才动了动,急切地用爪子扒开房门,冲了出去。

  沿着这条松冈凛每天走过来的路,哈士奇跑得显然是生平最快。

  "汪汪汪!"山崎宗介终于在一个转弯看到了松冈凛。

  "Sousuke?你怎么出来了?!"松冈凛很吃惊。

  说时迟那时快,一辆装满货物的大卡急速行驶,也许是司机疲劳驾驶,大卡越开越快,不受控制地朝着松冈凛撞来,松冈凛显然没有发现。

  "汪!"

  "砰!"

  "Sousuke——"

  体型巨大的哈士奇在最后一秒将红发青年拱了出去,巨大的狗身子被撞出去六七米。

  车停下来了。

  "Sousuke——"

  红色的献血染红了哈士奇平时精心打理的狗毛,白色染成了红色,一大摊血从哈士奇的身下流出来。

  "别哭啊。"

  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山崎宗介看到红头发的主人拼了命向它跑过来,眼泪从他好看的眸子里流出来。

  ——再见了,凛。

  ——你要好好的。


08.

  Sousuke平时是最爱干净的,松冈凛擦干净大狗早已冷透僵硬的身体,挖了坑,将它埋在了楼下那棵大树下,随着大狗入土的,还有松冈凛的心。


09.

  屋子是黑的,人心是死的。

  "I miss you,I want you to know——"

  红发青年看了看闪烁地屏幕,接了起来。

  "喂,老子不干了。"

  "啪——"亮着的屏幕瞬间熄灭,如同青年的心。

他将头埋在枕头里,久久没有动作,枕头好像还残留着哈士奇的味道,它最喜欢趴在枕头上睡觉了。

  两行眼泪从青年的面颊流过,很快蒸发在了空气中。


10.

  "孩子,你的梦想是什么?"朦胧中他好像听到一个模糊的声音在他耳畔说道。

  "我想活在阳光下,死在阳光下。"他说道,"作为一个人。"

  我想成为一个人。

  ——想拭干他的泪。

 

11.

  "——"黑发男人霍地睁开眼,入目的是湛蓝的天空。

  伸出的手笔直的向上,好像要抓着什么。

  ——扑通,扑通。

  那是一双属于人的手。



总裁生日快乐啊,第二个生日,一起,永远要一起啊。

                                                    2015.9.14


 

 

 

 

 


 


 

 


 

 

 













 


评论(1)

热度(31)

  1. 红伞山崎面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