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崎面包

一个复杂的动物.

Photograph

    当邀请函递到松冈凛手上的时候,松冈凛正在给某个日本知名炸鸡店拍广告。

  一开始松冈凛是拒绝的,可是自家Boss兼恋人山崎宗介对这家炸鸡店情有独钟,颇为青睐,听说代言了这家店一年份的炸鸡免费吃,秉承着肥水不外流的原则,怂恿松冈凛代言这家店。

  松冈凛也很无奈,都三四十岁的老头了,还代言年轻人专属的炸鸡,简直太不要脸了。松冈凛今年三十七岁,不过看起来岁月似乎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一张童颜看起来不过二十五六的年纪,叫什么,一如少年时。但是他已是在歌坛打拼了将近二十年的老人了,如今除了每年定期出张专辑偶尔代言某个大牌之外基本属于闲赋在家的圈外人了。反正他有老板罩着,不怕。

  ”啧,什么玩意儿,”任由着助理递上水,他拆开了邀请函,对于松冈凛这把年纪的人来说,钱和名气简直都是过眼云烟。

  拆开邀请函,霓虹好声音五个硕大的字映入眼帘,松冈凛皱了皱眉,显然对这个综艺没有任何兴趣,一个从别国买的版权的综艺,一点新意都没有,无聊。

  ”不去,”一目十行读完了邀请函,松冈凛随手将邀请函扔给身后的小助理,喝了个口水,尽管一季下来报酬十分可观,后面跟了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好多个零,足够松冈凛挥霍几年的了,但是松冈凛仍旧没有任何兴趣,他放下水杯,去更衣室换衣服去了。

  他身后的小助理苦逼兮兮的接着邀请函,拨通了Boss的电话:”社长,如您所料,凛前辈拒绝了好声音的邀请……”

  电话那头的男人不知说了什么,小助理仍是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地挂了电话。

  两个人,都好可怕哦……

  ”馁,接下来的行程是什么?”松冈凛坐在保姆车上,拿着手机刷着推特,随口问身边的助理。

  馁,就是那个小助理弱弱地坐得离松冈凛远了些,小声地说到:”社,社长,给您推掉了接下来的代言广告,让……让您去FL找他……”

  ”什么?!”松冈凛生气地连推特都不刷了,坐直了身子,”他今天脑子被驴踢了?!”

  馁:全公司也只有凛前辈敢这么对社长说话了,要是别人早就被开除了……

  松冈凛现在非常生气,代言炸鸡店的事情松冈凛气的几天没让山崎宗介上床,这次公然推掉了他的工作,还订了著名的情侣酒店,这不是让全世界知道他松冈凛和老板有不为人知的亲密关系?

  公开就公开吧,松冈凛被这人气笑了,自家恋人在外人看来成熟稳重,高端大气,霸道总裁,可是在松冈凛这里,十多年老夫老妻了,山崎宗介在其面前经常会智商下线。

  让助理先带着车离开了,松冈凛由应侍生引导着来到了一个包间,这里虽然是情侣酒店,但是由于其安保工作和隐私工作做的十分到位,也成了明星时常光顾的地方,看到松冈凛,自然不会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推开包间的门,山崎宗介正抱着心爱的ipad看着什么。这个ipad堪称山崎宗介的最爱之二,山崎宗介请厂商独家定制,松冈凛十周年纪念版,不论从外形到内芯,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松冈凛知道,山崎宗介正刷着他的fan club。没有抬头就知道是谁来了,山崎宗介举起ipad:”凛,你看这张怎么样,我准备把它当做手机桌面……”

  正是今天下午正式出炉还热腾腾的代言海报。

  “少来,”松冈凛嗤笑一声,“你什么时候经过我的同意了?”

  “也对,”山崎宗介自顾自的掏出手机,改了桌面。

  松冈凛不以为意,早就见怪不怪了,他挑了山崎宗介对面坐下,“找我什么事?别跟我说什么你很喜欢努力的人想给他们一个实现梦想的舞台所以让我去那个什么劳什子霓虹好声音,这种东西,内幕谁不懂。”

  山崎宗介笑了笑没说话,松冈凛凭他对山崎宗介的了解,他猜对了。

  正好侍者端着菜上来了,是牛排,松冈凛最喜欢的五分熟,松冈凛也不管刚才两个人那点不愉快,动作优雅的拿起了刀叉,像一个真正的贵族。

  子曰:食不言寝不语。于是环境清幽的包间里偶尔只有刀叉相碰的声音,山崎宗介要了瓶红酒,被松冈凛拒绝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把我灌醉了,你满肚子坏水,今天不喝酒。”

  从FL出来,松冈凛也没采取任何防护措施,拒绝了馁要开车来接他的请求,跟着山崎宗介,肩并肩的就在这大马路上散起步来,索性大晚上人少,所以没有人认出松冈凛来,他也乐的不被认。

  山崎宗介要来揽他的肩,被松冈凛一个眼神瞪住了,那个意思就是,你今天解释清楚这个综艺邀请的事情,我们还能愉快地进一家门,否则,以松冈凛的性格,估计真的要跟他在大马路上耗下去了。

  ”凛……”山崎宗介缩回手。

  ”不会有你看中的小情人吧,老夫老妻了,我都人老珠黄了,山崎社长,男人四十一枝花,还有钱,很多人都想爬您的床吧……”松冈凛越说越没边,山崎宗介赶紧打住了他。

  ”说什么呢,我只有你一个,”山崎宗介认真地看着松冈凛的眼睛,下一秒,平静无波的眼睛里似乎能看出点心虚”这个综艺是我赞助的……”

  松冈凛懂了,山崎宗介这个抠门小气鬼,说什么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个零,弄半天就是坑他,他赞助,钱转一圈还得回到他的腰包,还顺带着拉了个免费劳力,松冈凛不乐意了。

  ”山崎总裁还挺有钱去赞助综艺了哦,”松冈凛阴阳怪气的说道,”还免费拉了个苦劳力,又能趁机选拔小鲜肉,好把我们这些已经人老珠黄的老人都撵走,这算盘打的好啊啧啧……”

  山崎宗介突然吻住了他。

  路灯打在这对恋人的身上,显得愈加美好。

  良久,他才放开”你好烦,”松冈凛红了脸,”败给你了。”

  山崎宗介永远都知道,松冈凛永远都是刀子嘴,豆腐心。

  ”我会给你一个惊喜。”他牵起松冈凛的手,松冈凛没有挣扎。

 

半个月后

  《霓虹好声音》是一档大型音乐真人秀节目,由东京电视台与nhtv同步播出,节目首次采取国内先进的盲选模式,放弃了传统的脸对脸模式,使得节目更专业,更新颖,更能体现学员的音乐水平与素养。

  除此之外,好声音由四位导师加盟,分别是国际天王松冈凛、歌坛常青树小野熏、歌坛一姐坂本水菜、and国际超模James。

  ”哈?James?我没搞错吧?那个只有脸可以看的家伙?”松冈凛拿到导师名单,那一刻几乎是崩溃的。山崎宗介的惊喜原来是说这个,他和James多年没见,这不算惊喜,这是惊吓。

  James,那名字不仅在巴黎米兰如雷贯耳,而且鲜为人知的是,他还是松冈凛的同父异母的哥哥……

  松冈凛和妹妹松冈江一样随他母亲,一头张扬的红发,而James,随他们的父亲,是一头黑发,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松冈凛看到了迎面走来的银发骚男子,默默地擦了擦汗。

  ”Hey,Rin!”James看到了松冈凛,没等他避开就颇为自来熟的跟他打了招呼,本来就是兄弟,不熟才怪。

  ”咳,James。”松冈凛躲不开,悻悻打了个招呼。

  ”松冈前辈原来和James前辈是旧识啊,”PD走过来,和两人打了个招呼。

  ”是啊!我们是兄弟啊!”James高兴地说道。松冈凛捅了捅他。

  PD看着这两人”勾肩搭背”,显然很惊讶:”这么一说,除了发色,你们两个很像啊……”

  过了一会小野熏和坂本水菜也来了,《霓虹好声音》第一期录制正式开始。那个不靠谱的赞助商没来,松冈凛摇了摇头,打算暂时不管这件事。

  报名的人很多,所以精挑细选之下,学员的唱功都还不俗,至少他旁边那个银发门外汉听的津津有味,不过啊,松冈凛往后仰了仰,都没有什么辨识度啊……简直可以用一个俗字可言,糊弄门外汉足够了。

  松冈凛突然想吃炸鸡了,于是他趁着镜头还没打过来,悄悄戳了戳旁边的James”晚上一起吃饭吧。”

  ”吃什么?”

  ”炸鸡。”

  “……”James不说话了,一副我千里迢迢从法国赶回来你就请我吃这个的表情。

  “嘁,爱吃不吃。”松冈凛刚想翻白眼,镜头扫过来,他立马端正了身子,露出了松冈凛式微笑。

  松冈凛坐如针毡,心思早就不知道飞到了哪里,好在还有最后一个学员了,他才稍稍觉得欣慰了些。

  最后一位学员上场了,观众反应出奇的大,该不会是哪个小有名气的歌手吧。松冈凛喝了口水,想着。

  “Loving can hurt sometimes,But it is only thing that i konw——”

  “噗——”于是全国观众都看到了,他们心中的不老男神,国际天王,在节目录制的时候喷水了。

  “噗哈哈哈哈——”James毫不客气地大笑起弟弟来,松冈凛用眼刀剜了他一眼。说实在的,这个声音如果不是他认识的话,像大提琴一样醇厚,节奏音准都堪称完美,松冈凛真像给他打满分。

  可惜,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社长松冈凛现在只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四处看风景。

  Photograph是松冈凛最喜欢的一首歌,有人曾经把他作为MAD,当年松冈凛看了,也没什么,也就循环了两百来遍罢了。

  如今听他唱起这首歌,松冈凛心里涌起些许复杂的感受。

  从初识,相遇,心动……不知不觉,早已泪流满面。

  “凛,你不转么?”James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样子,他促狭地眨了眨眼,“Are you sure?”

  松冈凛忙擦了擦眼泪,这首歌已经快到结束,短短四分半钟,似有什么破茧而出。

  山崎宗介看着那张迟迟没有转动的椅子,目光深邃。

  “wait.for me to come home……”几乎与此同时,最后一张椅子转了过来。

  “凛……”山崎宗介看着凛。

  “我叫山崎宗介,今年三十八岁,我是山崎财团的首席执行官,总价值预估五十亿,我名下还有几栋别墅,车子,“全国观众已经被土豪之气震伤,他不紧不慢的说道,”哦,最重要的一点,凛,我还有一颗爱你的心。“

  他向着松冈凛伸出了手,“无论生老病死,贫穷或富有,我都会一直爱你,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松冈凛先生,你愿意嫁给我吗?”

  一瞬间,天地静得仿佛只有两个人,松冈凛早已泪流满面,他慢慢地走上台,接过他的手,山崎宗介另一只手掏出早已准备好的戒指,松冈凛戴上,不大不小,刚好合适,原来,这就是真正的的惊喜。

  他不知道山崎宗介如何有如此大的勇气在全国观众面前求婚,也不想知道,他掂起脚尖,主动吻住了他的唇。

  “我愿意。”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

  剩下的,就不去管了,交给时间吧,宗介,我们还有一辈子呢。

 

 

 

 






 

 

 


评论(3)

热度(34)

  1. 红伞山崎面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