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崎面包

一个复杂的动物.

枕边人

  "当年,疼吗?"多年后的早晨,松冈凛突然从梦中醒来,问枕边人。他的声音很轻,与其说是问枕边的黑发男人,不如说他是在向自己发问。

  "唔……有点吧,我不太记得了……"山崎宗介本就浅眠,虽然声音很轻,但他仍旧醒了过来,翻了个身,将红发青年揽进怀中,模模糊糊地答到。

  松冈凛不说话了。他将头轻轻贴近黑发男人的胸膛,听他的心跳缓慢而有力,久久没有说话。

  山崎宗介只觉一个脑袋轻轻贴近了他的胸膛,毛茸茸的头发抵在他的下巴,有点痒。

他也没有说话,将红发青年搂的更紧了。

  怎么会不疼呢,松冈凛醒了就睡不着了,顺从地被山崎宗介搂在怀里,他的回忆漂洋过海,回到了那个夏天。

  那个夏天,总有太多太多的回忆,以至于松冈凛只记得自己和山崎宗介。

  他早觉得山崎宗介有些不对劲儿了。训练的时候游着游着流畅的动作像是被突然打断似的,说不上的奇怪。

  "宗介——"松冈凛在泳池边上喊道。

  "嗯?"山崎宗介摘下泳镜。

  "我看你最近状态一般啊,游的时候像是被突然打断似的,没事吧?"

  "怎么会有事,不会影响比赛的,你放心好了。"山崎宗介没有看松冈凛,他扭了扭肩膀。

  松冈凛久久地沉默,最后什么也没说,拍了拍山崎宗介的肩膀。

    当初如果不是对比赛那么坚持的话,结果会不会不一样?松冈凛有时想着,但是答案是不会。

  因为他是山崎宗介,为了松冈凛什么都会做的山崎宗介。

  其实后来在游泳馆的男更衣室里看到了跌坐在花洒下面捂着肩痛苦的山崎宗介。他捂着左肩,从指缝中能看到手掌下边早已红肿一片。刻意压抑的痛苦低吼回荡在空旷的更衣室,显得万分孤独。他没有哭,松冈凛却哭了。

中间的事情没什么好说,他赢得了不少的光环,最终他收到了来自澳大利亚游泳队的信。

  "宗介……我要去澳大利亚了。"松冈凛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哟,挺好的,去吧,别留什么遗憾……"

  "那你呢?你不游泳了吗……"

  "……"

  良久,就在松冈凛以为山崎宗介不会回答的时候,他开口了,"我啊,我会养好伤,在奥运会的泳池等你。"他强颜欢笑,实际上,他的肩膀,早就不能用来游泳了。

  去墨尔本的那天,山崎宗介没有来送机,松冈凛等待良久,最终在催促登机的广播中失望离去。

  去他妈的澳大利亚,去他妈的游泳!登机的前一刻,松冈凛放弃了。

  青梅竹马的友情早已变质,事情最终会走向同一个结局。

  匆匆提着行李出机场,却在机场门口看到了最想看到的人。

  "凛?"山崎宗介正准备离开,看到松冈凛,他有些惊异。 

  "宗介,"松冈凛张了张口,刚要说什么,眼泪却先流下来了,"别……别扔下我……一个啊……"

  山崎宗介感觉胸口湿湿的,他低下头,伸出手摸了摸红发青年毛茸茸地脑袋:"哭什么啊……"

  语气一如少年时。

  "你好烦,人老了才会多愁善感,谁说我哭了。"松冈凛没有抬头,闷闷地说道。

  "是是是,没哭没哭。"山崎宗介摸着松冈凛的头,顺着他的话说下去。

  今天是难得的周末,松冈凛决定去超市。对于松冈凛的话,山崎宗介一向无条件服从,于是就去超市了。

  他们搬来这座小城也有些年头了,这座南方小城民风淳朴,没有大城市的条条框框,也没有大城市人对同性恋的排斥。初识还会有些惊异,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甚至会好心的传授给松冈凛一些房事之道,松冈凛面红耳赤地接受了。松冈凛在这座小城给孩子们上游泳了,山崎宗介于是在旁边开了家小表示。于是在这里学游泳的孩子会看到旁边小卖部凶巴巴的叔叔经常来找他们的教练,在看教练的时候,他们才会觉得这个凶巴巴的叔叔似乎不是那么的凶,眉目都舒展开了,有着说不出的温柔。

  "松冈先生,山崎先生出门啊!"邻居大娘向他们打招呼。

  山崎宗介牵了松冈凛的手,礼貌地应了声。

   "那是我的邻居山崎先生和松冈先生,他们搬来这儿好几年了,可是一直都这么恩爱,唉,我家那糟老头子啊……"大娘择着菜,一边和儿媳妇唠着家常。 儿媳妇是外来的,对松冈凛和山崎宗介不太熟悉,听了婆婆的话,不由得对这一对好奇起来。

  "今晚吃茄子吧,我好久没吃你做的的炒茄条了。"松冈凛将茄子放进购物筐里。

  山崎宗介点点头,顺手将西红柿放进框里。

  "啊喂,都吃了一个星期的西红柿牛腩了,还吃!"

  "你做的,好吃。"

  松冈凛不反驳了,他的脸有点红。"都老夫老妻了……"

  山崎宗介牵着松冈凛的手,松冈凛在他耳边絮絮地说着最近发生的事情,他认真地倾听,不时歪头说什么,松冈凛脸一红,索性不理他了。可是他们的手始终牵着。

  "哎哎你看那是不是一对儿啊,你看他们的手……"不远处有来这里旅游的游客,指着松冈凛和山崎宗介向同伴说道。

  松冈凛听到了,冲他们一笑,小姑娘笑着朝他们挥挥手,表情没有带半点歧视。

  "你把我的手捏疼了,轻点!"

  "你在看别人。"山崎宗介松了半点力,可他转过头,不理松冈凛了。

  松冈凛有些好笑,他踮起脚尖,像偶像剧里演的一样,在山崎宗介的唇上印上一吻,笑着对他:"你这个醋鬼!"

  山崎宗介加深了这个吻。


2015.8.10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