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崎面包

一个复杂的动物.

初心02

  事情的客观发展规律和人的主观想象显然是有差距的。


山崎宗介曾经想象过无数次和松冈凛相遇的情景。


  在一个人潮熙攘的街道,他站在街道上,看着不远之外的红发青年,像是旧识,故事自然而然地展开。


  又或者多年以后,他已结婚生子,他牵着孩子的手,对山崎宗介一笑,从此擦肩而过,相忘于江湖。


  山崎宗介还想过等等等等,唯独没想过这一种结果——作为老师和学生,相见于学堂。

  而且看松冈凛的样子,显然忘了山崎宗介这号人。

  山崎……你也忘了吗?凛。


  意料之外,又意料之内,山崎宗介翻了个身,嗅着肩膀那人的味道,将头埋进了枕头里。

  自此一夜无梦。


  山崎宗介的数学从此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数学作业永远是完美的A——因为山崎宗介每天做完数学作业,还要再检查一遍,检查无误后才放心放进书包里。

  每一次随堂测,山崎宗介永远是第一个交卷,第一名。以前他学习很好,其实他不怎么学习,学的都是学过的,自然很容易拿到好成绩。  现在同样是学习,他每个字都会认认真真地读,每个字都会认认真真的写,成绩自然上了不止一个台阶。


  "老师——"不怀好意的男同学A起哄,"这道题我不会!"

  "我来看看,"说着松冈凛走下讲台,认认真真地给A讲了起来。

  A同学的后座B同学趁松冈凛不注意,快速地将早已准备好的小纸条贴在了松冈凛的后背上。

  松冈凛浑然不觉,他讲完题,在全班人的注视下走上讲台,后背上的纸条暴露在了全班人的眼中。


  ——请从正面上我!

  全班哄堂大笑,山崎宗介皱了皱眉。

  松冈凛不知道为什么全班都看他笑,他装作没看见,继续在黑板上讲题。


  "老师。"山崎宗介突然喊到。

  "嗯?山崎同学,怎么了?"松冈凛转回身。

  "这道题我想上去做,我有新的解题方法。"

  "行啊,你来吧,你肯定能做的很棒的!"松冈凛笑着对他说。

  他比松冈凛足足高了半个头,高大的身材有着不属于这个年级的成熟。

  当然没有新办法,山崎宗介说的不过是权宜之计,实际上,他连题都没看。

  不过题也不难,山崎宗介很快想到了新办法,刷刷刷在黑板上写着。

  台下张大了嘴巴——这道题,是去年的高考题啊!通过率仅12%!山崎宗介如此轻松地做出来,人比人,气死汪。


  写满一个黑板之后,山崎宗介放下了粉笔。在放下粉笔的瞬间,另一只手趁松冈凛不注意快速地撕下那张小纸条。

  同学A和同学B狠狠地打了一个寒颤。班长看他的眼神,噫,好可怕!

  第二天,同学A和同学B请了一星期的假,据说是病假。

  事实是什么,问山崎同学咯。

  反正在那里之后,敢欺负松冈凛的人基本已经绝迹,山崎宗介感到很欣慰。

  大家都很自觉嘛!


  地下党诡异地嗅出这件事背后不为人知的奸情,于是在鲛柄学园论坛上,宗凛板块出现了,第一批宗凛党神秘出动。

  多年以后,早已结婚生子的宗凛板块第一位斑竹小泉芳子在采访中自豪地说道:"当年在学校,我身为与山崎班长只有一条走廊之隔的同学,在同学戏弄松冈老师的时候,山崎班长看他们的眼神,简直要杀了他们,于是刹那间,我懂了山崎班长对松冈老师不为人知的爱……"

  宗凛板块的人在道德伦理和断背爱情之中思考哲学,每天尽心尽力地更新宗凛同人文,还有宗凛每天的日常。


  比如某年某月某日某位地下宗凛党更新了日常。

  我是高二某班的数学课代表,今天是个阳光明媚万里无云的好天气,我觉得这样美好的日子,不发生点什么就正常了,于是我借着送作业之名推开了数学办公室的大门。

  接着!高潮来了!我看到松冈老师和山崎同学正以诡异的姿势搂抱在一起,松冈老师脸红得简直要滴血,山崎同学目着脸,但是火眼金睛的我看到他搭在松冈老师的背上,手还趁松冈老师没注意,慢慢的磨砂!你磨砂啥子呀!啧啧啧!简直爱意满满!


  其实这个日常真不是这位课代表胡编乱造出来的,让我们回到那一天——

  那一天,的确是个阳光明媚,万里无云的日子。山崎宗介照例迈着闷骚里带着雀跃的步伐抱着数学作业来到了数学办公室。

  "请进——"山崎宗介抱着作业进去了。松冈凛正在备课,戴着一副平光镜,没有度数的那种。

  "山崎啊,"松冈凛看清了来人,"你先把作业放到地上吧,桌子太乱了。"

  山崎宗介依言将作业放到了地上,他的作业是第一本最上面。


  "哎山崎你来给我看看,这道题怎么样,用来做例题是不是有点难?"山崎宗介凑了过去,跟松冈凛之间只差一点点,他甚至能听到松冈凛的呼吸。

  "好像有点难了,作为作业我觉得难度还行。"

  "唔——"松冈凛撑着下巴,作思考状。

  "哎对了!"松冈凛灵光一闪,急匆匆跑向办公室公用的柜子窸窸窣窣地翻了起来。他找到一本书,关上柜子门,一边向翻书一边向山崎宗介走来。


  "这道题看着不错,也不难……啊!"

  山崎宗介眼疾手快地抱住了松冈凛,他突然有点庆幸将作业放在那里。

  机智。他给自己点了三百二十个赞。

  时间仿佛就此停止,松冈凛的呼吸喷洒在山崎宗介的脖颈处,他的脸红透了。山崎宗介一只手搭在松冈凛的背上,他偷偷地摸了摸,好瘦。

  这时三班的课代表来送作业,松冈凛很快地从山崎宗介怀抱里退了出来,山崎宗介心里给那位讨厌的人士记上了一笔。


  没见过如此不识时务之人。——山崎宗介当晚日记。


2015.8.9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