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崎面包

一个复杂的动物.

初心01

  三年了,他的面容在我脑海里早已模糊不清,但若是他重新站在我的面前,我一定会认出他的。——山崎宗介日记


  山崎宗介当晚做了好大一个春梦。

  在梦里,那个人依旧一头张扬的红发,他伸出了手,紧紧拥住了山崎宗介,然后他们用力地亲吻,脖子,耳朵,眼睛……一路往下,马上要卸载彼此最后一层防备……


   ——然后山崎宗介醒了。

  睁开眼依旧是熟悉的地方,小小的单人床显然容不下第二个人,他摸了摸,果然……他苦笑,又要洗床单了。


  孤零零的清晨,连鸟也没几只在枝头,他的室友依旧沉浸在睡梦之中。

  山崎宗介下了床,将床单扯下来,抱去了卫生间,然后倒上洗衣液,颇为熟练地洗了起来。

  换上了新的床单,山崎宗介给室友设定好闹钟,以确定他们不会迟到之后,单手拿起书包,轻手轻脚离开了宿舍。

  宿舍又重新获得片刻的安宁。


  山崎宗介带上了耳机,走在去食堂的路上。

  "山崎,又是第一个啊!"食堂盛饭的大叔对山崎宗介每日第一个到食堂早已习以为常,他对山崎宗介打了个招呼。

  "早安,大叔,今天也是一样。"

  "好嘞!"大叔手脚麻利的盛好了饭,山崎宗介感谢接过。

  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山崎宗介开始享用他的早餐。早餐很简单,牛奶,鸡蛋,还有大叔特意给的面包,对于山崎宗介足够了,甚至有些饱。

  他坐姿端正,喝完牛奶颇为优雅地用纸巾擦了擦嘴,不经意一撇,他好像看到了梦中的红发。

  山崎宗介立刻站起来,但当他再望去的时候,人消失了,好像从未来过般,兴许是看错了,那人怎么会在这里呢,山崎宗介自我安慰道。天知道他多么希望刚刚没有看错——梦中的红发,梦中模糊的人。

  多想看清你。


  山崎宗介用完了早餐,食堂才陆陆续续地来了人,不过也少的可怜。他去洗手打上洗手液,仔细地将手洗得干干净净。做完这一系列动作,他擦干手,右手拎起书包,离开了食堂。

  七点钟,他用钥匙打开了高二(七)班的门,他是七班的班长。

  把书包放到自己的位子上,他走到卫生区。仔仔细细地把教室里每一处地方都扫的的干干净净,又用湿抹布将黑板擦了一遍,又清理了黑板槽,好多粉笔头。

  偏爱干净的他又去洗了一遍手,骨节分明的右手执起一根完好的白粉笔,在黑板一侧写下早已烂熟于心的课程表。


  他记得,第一节上数学。那个上数学的老头很烦人,身为数学课代表的他不仅每节数学课上课之前都要去办公室向那老头报道按时收作业准点送去否则会大发雷霆,并且如果山崎宗介在哪一次数学考试里出错没拿满分,老头总会把他叫到办公室,请他喝茶——实际上是与他谈论关于成绩下降的事情。 

  虽然山崎宗介知道那老头是为他好,可是整天使唤他,绕是好学生山崎宗介偶尔也会在心里骂上他一两句。


  他看了看表,七点半,老头让他提前十分钟也就是七点五十去办公室找他,还有二十分钟,山崎宗介索性拿出英语课本,他记得今天有一场英语默写。

  英语对山崎宗介来说不是难学的科目,山崎财团的继承人从三岁开始就要求学习。他放下了课本,这时早已有不少同学来了,他们有的三三两两打闹,或者抄作业,进来时对着山崎宗介打声招呼,他淡淡地应了声。

  ——宗介这孩子,天生冷情,对谁也亲近不来。山崎董事长曾痛心的说过。

  他看了看表,七点四十九,刚刚好。于是他站起身,走出了教室。


  "报告——"山崎宗介推开了数学组的门。

  一向不会迟到的老头此时居然不在,他的办公桌上,只有一摞作业本——山崎宗介昨天抱过去的。

  山崎宗介抱起作业本,索性就站在老头的办公桌旁边等着老头。

  办公室这时也陆陆续续来了人,山崎宗介是公认的好学生,因为成绩好长得帅,全校几乎没人不认识他。当隔壁班的数学老师来了之后看到山崎宗介有些吃惊:"东条老师昨天心脏病突发住院了,新来的老师被叫到校长室了,你还是先回去吧。"

  东条老头一把年纪了,该退休了。

  山崎宗介闻言点点头表示知晓,抱着作业本出了办公室。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脏跳的比平时快。


  不紧不慢地抱着作业本进了教室。

  "哎你刚刚看到了吗?有个红头发的男人,看起来帅死了!"

  "你说那个走进校长室的那个?是吧是吧!他还冲我笑来着!"

  "少自作多情了!就你?!"

  "哎不过看那年龄不像是老师,难不成是学生?"

  "哇!那有福气了,不知道转到哪个班呢!"

  红头发,在山崎宗介所认识的人里面只有一个,松冈凛。

  不过这个年纪……他想了想,好像今年大学毕业?

  但是也不可能吧,依他的性格,怎么可能来这个小小的高中任教。

  他摇了摇头,继续手上的工作。


  他挨个发给每一位同学,他翻开作业本,东条老头习惯用铅笔批改,而今天的作业,是红色钢笔批改的。

  ——A。意料之内,那位新老师还附赠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山崎宗介笑了笑,合上了作业本。此时上课铃响了。


  "同学们——"班主任村上的声音随着上课铃一同响起。

  村上老师年纪不大,快三十岁了还没有结婚,此时这位年轻的语文老师面目含春,面颊羞红,山崎宗介这才看到后面跟着进来的新数学老师。

  满目的火红。

  ——扑通,扑通。心脏在一瞬间停止跳动,随即有跳的飞快,像是要跳出胸膛。

  山崎宗介仿佛听到了上帝在他耳边说着:

  ——少年,你完了。


  "各位同学们,"村上面带笑意对着全体同学,"东条老师生病了,这是新来的松冈老师。"

  "不会吧,他竟然是老师?!"刚刚的女生明显不敢相信。


  "大家好,我是松冈凛,今年20岁。"

  松冈凛本身就长了一张娃娃脸,20岁的年纪看来跟十六七的高中生没什么分别。

  山崎宗介算了算,他今年是该二十岁,三年前十七岁,三年后自然是该二十岁。


  "我今年大学毕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将和大家一起学习数学,请多指教!""20岁读完了大学,大家不由地张大了嘴巴。

  新来的松冈老师笑了笑,他笑起来很好看,在山崎宗介眼里,简直……美死了。


  ——梦里的少年从梦境里走了出来,面容逐渐清晰。


  "这是数学课代表山崎宗介,"村上指了指他"山崎,你要好好配合松冈老师的工作。"

  "是。"山崎宗介顺势站起来。

  "上课的时间我也不打扰松冈老师了,"村上抿嘴一笑,"你要是有什么问题可以跟山崎

说,他是班长,他都明白。"

  "好,麻烦了。"


   松冈凛讲起课来十分有趣,连早已学过内容的山崎宗介都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他看着松冈凛白皙的手指执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例题的解析,他的背影清瘦但不羸弱,白色的衬衫配的一头红发,张扬似火。 

  ——怎么看都好看啊。山崎宗介看着松冈凛就发起呆走神,胡思乱想着一些不找边际的事情。

  "好了"松冈凛放下粉笔,"这节课就上到这里,山崎同学一会跟我来一下。"


  松冈凛的下课把山崎宗介拉回了现实,他正要过去,却被一群女生硬挤在了座位上。     

  松冈凛被围的水泄不通。

  "松冈老师,这道题我不会,您能帮我讲讲吗?"

  ——这道题前几天东条老头当着全班的面讲过,很简单的一道题。


  "松冈老师,您明天有空吗?我想请教您一些题?"

  ——你昨天不还当着全班人的面说那天要跟男朋友约会么?


  "松冈老师,您的皮肤怎么这么好啊?怎么保养的?"说罢女生A的狼手正要摸上松冈凛的脸。

  手被人从后面拽住了,女生A不明所以正要发火,转头看见竟是山崎宗介。他还是万年不变的面瘫,可是女生A却感到他的眼睛在喷火。

  山崎宗介确实内心在喷火——从这一刻起,松冈凛已经打上了"山崎宗介"的标签。

  你是我的。


  "都在这围着干什么?下节课英语默写,都准备好了吗?"山崎宗介说道。

  "啊?下节课英语默写?死了死了死了!"

  "昨天玩的太嗨,我什么都没看呢!"

  "同桌!靠你了!!!!"

  一群女生这才想起下节课的英语默写,纷纷做鸟兽状散去。


  "谢谢你,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松冈凛挠了挠头。

  "咳,老师客气了。"山崎宗介终于近距离看到了松冈凛。他不敢太过明目张胆,在低着头帮他拿教案的时候才敢偷偷瞅他几眼。松冈凛看起来完全不认识他的样子,看他的眼神和陌生人没有什么分别,山崎宗介有些失望。

  也对,三年足以改变一个人。


  "对了,一会把作业收上来,昨天的作业我看了,你做的很好。"松冈凛拍了拍山崎宗介的肩。

  山崎宗介顿时觉得右肩好像被烧灼一样

  ——凛碰到的地方。

  ——第一次。

  有洁癖的山崎宗介决定今天不洗澡了。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