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崎面包

一个复杂的动物.

怎么又是你的快递03

  上班的第八天,松冈凛被上司神神秘秘地叫到了小角落里。


  上司不知名,索性就叫A,A把松冈凛叫到小角落里,大热天的,摸着松冈凛的手,一脸讨好的意味:"凛啊,最近太热,公司给你配备了小空调,天热,别中暑了。好好干,好好干啊!"


  松冈凛抖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天知道今天他的上司吃错什么药了,平时恨不得压榨员工24小时来给他送快递,今天居然给他配备了小空调?!


  以上并非松冈凛的脑内小剧场,他的上司昨天晚上在睡觉前接到了神秘老板的电话,电话里先是把他骂了一通,主题是你为什么要骂松冈……凛?你不知道松冈凛,其实他特别刻苦努力等等等等。 


  于是A君也顿悟了,感情这松冈凛有后台啊!那不得了了不得了了。A君此人善拍马屁,于是他连夜吧家里给儿子用的小空调搬到了松冈凛的快递车上,并且还颇为殷勤地给松冈凛换了辆崭新的小车,比原先破破烂烂的老爷车高了不止一个等级。 


  当事人松冈凛显然不知道内情,他只当今天他上司日行一善,当他看到自己那辆快递车中的奔驰宝马时,嘴张得恨不得生吞鸡蛋。



  这这这……走了狗屎运了!


  理论上来说,也可以这么认为『走了狗屎运』了,汪汪汪。


  于是松冈凛骑着快递中的奔驰宝马,吹着小空调,红发迎风飘扬,他第一次觉得,快递生活惬意极了!


  奔驰很快,松冈凛到了第一户人家。


  "你好,我是顺丰快递,有您的快递!"


  "好哒~"小姑娘的声音软软的,松冈凛觉得这小姑娘真可爱。


  "哥哥,我的快递!"小姑娘朝松冈凛跑来,脸上带着青春洋溢的笑容。


  "你家小攻呢,怎么又是你?!"实际上刚刚真的不是松冈凛的脑内剧场,小姑娘跑到松冈凛跟前,一秒变脸,又是熟悉的口音熟悉的话语,松冈凛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低头看了看收件人一栏,很好,东京苍井空,显然松冈凛记得上次这个神经病叫 淮阳吴亦凡,一个在韩国唱歌的中国人。


   他清楚地记得,第二次给这个神经病送快递又是一个人被她投诉了,结果可怜的松冈快递员被他的上司A狠狠骂了一顿。


  从此松冈凛决定,遇到这个"淮阳吴亦凡"的收件人,就塞给送隔壁片区的,隔壁那个送快递的叫橘真琴,一看就是个老好人,松冈凛没来几天就跟他混熟了,让他送,这神经病肯定不会再投诉他了,因为这个橘真琴,是个话唠。


  说是话唠,其实人家以前是做老师的,因为想体验生活(这个有待考究),所以毅然决然地辞了职,做快递员。因为职业习惯,橘真琴碰到胡搅蛮缠的收件人他从天黑讲到日出从白天讲到黑夜,苦口婆心地从你不能不收快递讲到你要好好学习,做三好学生四好少年,直到人家收了快递并表示以后不再犯才停止。


  结果这个小姑娘外表的神经病聪明地猜到了松冈凛的意图,今天变了个法让松冈凛送快递。


  小姑娘你有这脑子好好学习成不?!讲什么乱七八糟的的事情呢!


  "咳,那个小姑娘,你这个年龄不要考虑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好好学习……"


  "小!攻!呢!"小姑娘气鼓鼓的,打断了松冈凛的话。

  松冈凛皱了皱眉,这神经病要跟他耗下去了。


  "凛!"正在他一筹莫展之际,他仿佛听到了天籁之声。

  他转头,看到了今天也是一样帅气的山崎宗介。


  山崎宗介其实今天真的是顺便路过,他今天打算去公司视察视察,再顺便观察观察松冈凛的工作环境,山崎宗介自己都不知道,竟然对这个脾气有点喜欢炸毛的小快递员这么上心。


  他看到这个像小鲨鱼的快递员,看到他以后竟然颇为高兴,冲他挥了挥手。


  于是在此等美颜之下,山崎宗介也冲松冈凛微微一笑,殊不知,这种笑在旁边的小姑娘眼中成了:


  小受快递员看到小攻两人对视良久深情一笑。


  松冈凛跑过去,比划着跟山崎宗介说了事情的始末,并不时地拿眼刀射向小姑娘,他以为自己掩饰地很好,然并卵,小姑娘都看到了。


  山崎宗介心里有种奇妙的感觉,就像突然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于是他同意了。


  松冈凛高兴地挽着山崎宗介,山崎宗介看到了一个红色的头顶在不停的转啊转啊,他几乎能想象到松冈凛如何高兴。


  "你看你看这是我家小攻!"松冈凛挽着山崎宗介,煞有介事地介绍道。


  "你好。"山崎宗介一颔首。


  聪明的小姑娘看着他们一看就是临时找来的,也不点破,高高兴兴地收了快递。


  她才不傻呢,那个高高大大的男人看到松冈凛后眼都快笑弯了,就像一条大狗,尾巴摇啊摇啊,啊呸不叫大狗,叫忠犬!


  "今天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又要被这个小姑娘投诉了。"松冈凛目送着神经病蹦蹦跳跳地走了,舒了口气。


  "没事,有我的快递吗?"山崎宗介记得好像今天是个洗面奶。


  "等等啊我看看……""松冈凛查了查,从他的奔驰上拿出一个小小的快递,递给山崎宗介。


  "宗介,每天怎么都有你的快递?"松冈凛好奇地问。


  "咳,因为刚搬家什么东西都缺,所以这几天比较勤……"山崎宗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实际上山崎宗介在这里住了两年了,他喜欢收快递,纯粹是因为,松冈凛长得比较对他的胃口。


  "对了,新车舒服吗?"


  "啊?舒服啊,还有小空调,上司真不知道抽哪门子风,居然给我弄得这么高级……"松冈凛他每天都来送快递,他自然知道他的车跟前几天不同,也没怀疑。


  "这样啊……"山崎宗介点点头,心里给A记了一笔,有眼力劲儿,可以适当加薪。


  没错,山崎宗介就是这家快递公司的老板,因为送快递也没他什么事,所以山崎宗介除了偶尔视察视察,也没别的事,属于在家都能数钱数的手抽筋那种。


  ***

  松冈凛送完了一天的快递,筋疲力尽地回了宿舍。


  宿舍是二人间,当松冈凛回来的时候,鴫野贵澄正兴致勃勃地看着新一期的泳装杂志,见松冈凛回来,他连头都没抬:"回来了。"


  语调之冷淡,语气之敷衍。


  松冈凛真想把这个万恶之源揍一顿,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松冈凛把鴫野贵澄塞到被子里,一通胖揍,整个楼道传来了419宿舍的惨叫。


  "凛哥——小的错了!"


  "嗷!!!!!!轻点!"


"啊啊啊啊啊啊!!!!"


  "——"


  大家彼此习以为常,实际上,认识鴫野贵澄的人都知道,他欠揍。


  打完了,松冈凛觉得送快递一天憋了的气消了。


  舒服。


2015.8.6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