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崎面包

一个复杂的动物.

怎么又是你的快递02

  松冈凛很快就知道了,这个『明天见』的意思,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松冈凛跑了七天山崎宗介家。


  第一天:山崎先生,您的快递。


  第二天:山崎先生,你的快递!


  第三天:山崎,你的快递!

  …

  第七天:"宗介!",松冈凛将一套鼓打的虎虎生威,"你的快递!!!!!!!!!!"


  别问松冈凛为什么在短短七天里跟山崎宗介混的这么熟,每天上班,松冈凛永远会看到那个名叫旺财的收件人,而那个旺财,据松冈凛所知,他负责的那片,只有一个叫旺财的,山崎宗介。


  现在是,东京时间八点整,周六。显然山崎宗介是从被窝里爬起来的。 


  好半天,他才给松冈凛开门。


  "宗介,你的快递!"松冈凛扑面感到一股l空调的香气,睡着觉开空调,可是他们寝室只有整天闹罢工的小风扇,真是,万恶的资本家啊!


  "……"山崎宗介穿着睡衣,头发乱的像鸡窝,松冈凛竟觉得有几分可爱。


  山崎宗介显然忘了如何正确对待给他送了七天快递的顺丰小哥,他皱了皱眉,不知道从哪翻出来备用钥匙,放到松冈凛的手中,然后连快递也没拿,关上了门。


   松冈凛: "??????"


  他突然明白了,这万恶的资本家,感情是让他以后憋叽歪!有手自己开门!


在顿悟了之后,松冈凛象征性地敲敲门,意料之中的没人开,于是他拿起钥匙,毫不客气地开了门。


  "——"空调啊!母亲!


  松冈凛只觉得现在要他去死都可以了,天知道在平均气温三十多度的东京,正承受着不该这个时候的热,万恶的季风气候在这里把善良软弱的东京市民像捏柿子一样捏来捏去,每天要不是狂风暴雨,要不是就是万里无云,这个鬼天气,谁爱出门,松冈凛想答应贵澄替他送快递简直肠子都悔青了。


  享受着空调的松冈凛也没忘自己的任务,客厅里没人,他把快递放在了茶几上,快递只有一个手掌那么大,而顺丰的起步费估计都比这个贵,真不知道这个土豪是怎么想的。


  他蹑手蹑脚地窜进卧室,看到山崎宗介还躺在床上睡觉,便关上了房门,出来了。


  松冈凛想了想,给山崎宗介留了个小纸条,大意是感谢宗介的信任可是我一个小快递员这钥匙不敢收给你放这儿了云云。


  他写完,在心里声情并茂地朗读了一下小纸条,摸着下巴满意地对自己的文学水平点了点头,毕竟,替贵澄上了两年的文学课不是白上的。那个只会泡妞的家伙,都大二了的,还让松冈凛替他上课。


  松冈凛想,如果三万字的论文跟在大太阳底下送快递相比,他宁愿写论文,显然,贵澄也是这么想的,于是他把松冈凛推出来了。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贵澄机关算尽还是给忘了,松冈凛给他上了两年的文学课,知道的,自然比自已这个上过的课用一个手指头都能数过来的人强。所以他昨天缠着松冈凛,帮他改论文,改到了两点。


  现在,东京时间八点一刻,松冈凛昨晚睡得不好,今儿又起的很早,自然困得很。他坐在山崎宗介家的沙发上,整个人陷了进去,他不住的点头,空调,沙发,都齐了。


  一会,松冈凛迷迷糊糊地想着,我就眯一小会儿……


  他睁开眼,房间里静的不能再静,他看向床头的闹钟,九点半。


  印象中好像那个好看的顺丰快递员又来了,可是具体怎么样,抱歉,忘了。


  在床上思考了半天人生,山崎宗介起床了,他拉开房门,出乎意料地看到了那个,毛茸茸的红头发。


  在晨曦【并不】的照耀下,泛着金属光泽。


  有点好看啊……


  山崎宗介把这归结于早晨起床脑子不清醒。


  于是他揉了揉眼,很好,还是那个红头发。


  在山崎宗介的印象里,红头发,松冈凛,新来的顺丰快递员。


  至于为什么松冈凛会在这个点出现,山崎宗介拿起茶几上的小纸条。


  一目十行地看完之后,他看向了自己的快递。


   ***

  旺财:这个袜子怎么卖?


  青青袜子店:你好,亲~这个袜子十双卖,价格在上面了,不包邮哦!


  旺财:哦,拿给我来十双,要不同颜色,发顺丰,每天发一双。


  青青袜子店:……好的,亲。


  淘宝店的老板很忧伤的觉得自己遇到了半仙,一天发一双,还要不同颜色,还要顺丰,一次顺丰的邮费都比这十双袜子贵,这人简直是脑子有病!得治!


   实际上,事情并没有完,山崎宗介还陆续购置了牙杯,脸盆,毛巾,浴球,裹尸布等等没有什么用处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天发一件,不出意外的的话,应该可以撑过这一个月。


  上次那个快递员太烦人了,送个快递还要在旁边跟山崎宗介鬼扯,一脸『我们都是同道中人』的暧昧表情看他,山崎宗介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又不喜欢大波妹!


  所以,基于这个新来的快递小哥长得好看,不叽歪,山崎宗介觉得自己要额外关照一下,只不过,这个关照方式实在是不能让人苟同。


  山崎宗介觉得既然要关照,于是就从房间里拿出了毛巾被替松冈凛盖上,由于吹空调的缘故,他的身体有点凉。


  山崎宗介这才仔细看到,松冈凛要比想象中好看许多。即使是如此炎热的环境,松冈凛就像是没事人一样,皮肤依旧比女孩子还白,并且滑的不得了,他摸了摸,像丝绸,令人爱不释手。


   于是松冈凛醒了。


  并且他惊恐地发现,他的送件人,在摸他的脸。


   "咳"山崎宗介有一瞬间的脸红,"你醒了……"


  "唔……"松冈凛还停留在刚刚,脑子不太灵光。


  "凛,这是我家。"山崎宗介好心解释道。


  "你刚刚在我家睡着了,"山崎宗介试图让松冈凛觉得他是个好人,刚刚是他的错觉,"我给你盖了毛巾被……"


  "嗯……嗯?!"松冈凛一下子醒了,脑子突然开始运转,他仰头,似乎想起了自己在人家家打算小眯一会然后睡着了的事情。


  然后他慌张地站了起来,毛巾被随着松冈凛的动作滑落到地上。


  "我我我……宗介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我就是想到你家送快递,没想到睡着了,万分抱歉!"


  "没关系……"山崎宗介看了看表,"十点了,要不要一起吃早饭?"

  "不不不……了,我的快递还没送完,要是耽搁了,老板会骂我的。"松冈凛哪还有胆子吃早餐,虽然他也没吃,可是现在的情况,就怕山崎宗介投诉,上次那个让他带小攻一起来送快递的神经病因为还是他一个人来送快递,投诉了他,理由是态度不好。对此,他的上司把他骂了一顿。


  对此山崎宗介也不勉强,任由松冈凛扭扭捏捏地告辞离开。


  老板……么?

   


2015.8.6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