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崎面包

一个复杂的动物.

怎么又是你的快递01



  松冈凛觉得自己最近实在是倒霉透了。


  被青梅竹马的小伙伴鴫野贵澄以要写论文走不开为名,软磨硬泡了三个小时,将小时候他们穿开裆裤互相对着嘘嘘,然后被一起抓住揍了一顿以及幼儿园尿床一起被老师罚站的故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到第八百六十遍。


  不仅如此,鴫野贵澄还以美色诱惑,将厚脸缓慢而坚定地蹭了蹭松冈凛的手臂


  松冈凛当即嫌弃,恶心死了。


  话虽如此,松冈凛还是答应了他帮他送一个月的快递。


  "嘁,烦死了。"松冈凛美貌的脸顶着炎炎夏日的灼烧,终于送到了最后一家。


  一路上,松冈凛简直可以掬一把辛酸泪。


  ——送到第一户人家的时候差点被她家的丑狗咬到。

  ——第二家让他在他家楼下等了半个小时才顶着张画的鬼画符的脸来拿快递。


  第三家,第四家……松冈凛简直要哭了,还有打电话让他下次找个小攻来否则拒绝收快递的神经病!


  松冈凛拨通了电话,"喂,您好,是旺财吗?我是顺丰快递!有您的件。"什么鬼,旺财,狗名字。


  "……我马上下来拿。"电话那边的旺财好像噎了一下,松冈凛也没在意,挂了电话。


  待山崎宗介下来的时候,发现楼下的顺丰快递员好像换了一个人,新来的快递小哥似乎比前一个更好看,灰色的制服将他衬托地尤为帅气,一头耀眼的红发柔顺地贴在头上,他似乎是等得不耐烦了,露出了尖尖的牙齿,像条小鲨鱼。


  松冈凛热的要脱水了,他用手中的快递拼命的扇着风,怕什么,反正他没看见,松冈快递员很没职业道德地想着。


  "是我的快递?"男人看起来高大极了,将自诩高大威猛的松冈凛罩得严严实实。


  吓死宝宝了……松冈凛拍着胸口差点没形象的一屁股坐到地上,幸好山崎宗介扶了一把。


   松冈凛将快递递过去。

  "你是新来的吧,上次好像不是你啊。"山崎宗介突然问道。


"啊?上次那个是我同学,他有事请假,我替他一个月。"


"这样啊,以后就麻烦你给我送快递了……"


  "应该的,应该的。"这人一点谈话结束的迹象都没有,松冈凛要热死了。


  "这么热的天,你看你穿的这么厚,不如上来坐坐吧,我家开着空调。"


山崎宗介没看错,在说到空调的时候,旁边的快递小哥眼睛亮了亮,说个比喻,就好像,搁浅的鱼看到了水。


   "那就叨扰了。"松冈凛假装客套了一下,就跟着山崎宗介上楼了。


  果然空调房就是不一样,松冈凛进了屋,一股凉爽之气扑面袭来。


  "先坐吧,我去倒水,喝点什么?水?果汁?还是咖啡?" 


  "白开水就好。"


  松冈凛舒舒服服地坐在山崎宗介家柔软的沙发上,趁着山崎宗介倒水的功夫,松冈凛打量了一下他家。


  这房子大约一百平左右,两室两厅,装修以黑白为主,东西被主人摆放得很整齐,刚刚松冈凛换鞋的时候看了一眼鞋柜,里面清一色摆放的全是男鞋,一看就是一个人居住。


  松冈凛这下知道了,怪不得旺财,原来是单身狗。


  汪汪汪。

  这时山崎宗介拿着水过来了,松冈凛感谢地接过来,一口就喝了下去,结果呛着了。 


  "咳咳咳!"山崎宗介有些好笑,轻轻地给他拍着背顺气。


  "让你见笑了。"松冈凛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你叫什么?以后拿快递也方便。"山崎宗介淡淡地问道,天知道拿快递方便跟快递员姓啥叫啥有一毛钱关系。


  "咳,松冈凛。"


  "山崎宗介。"


  "以后请多指教!"松冈凛觉得上班第一天,终于碰到了一个好人,没有问他三围是不是基佬让他在太阳底下等半个小时还让他上楼吹空调的好人。


  寒暄了一阵,松冈凛准备告辞了。


  "凛,明天见!"山崎宗介丝毫不觉得对一个刚见了一面的人叫名有什么不妥,松冈凛也不太好说出来,只得应了一下。


  "明…明天见!"


  然而松冈凛并没有听出来,这个明天见的意味。


  不过,他很快就会知道了。


2015.8.6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