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崎面包

一个复杂的动物.

孤独患者

  1.

  松冈凛最近爱上了一个人。

  在书上看到他的时候,松冈凛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停止了。


  2.

  今天他在奥运会中,斩获男子组400米蝶泳的金牌。松冈凛痴痴地看着他,手舞足蹈地像个没长大的小孩子。


  3.

  他出现在电视里了,一如松冈凛想象的那样,黑色的头发理得干净利落,身材高大,面容俊美,健壮的肌肉昭示着肌肉主人的刻苦努力。他的声音,像大提琴一样醇厚,不带一丝杂质,像一丝丝清泉,淌进了松冈凛的心。


  4.

  松冈凛跑了三四家杂质店,终于买到了当月的想要的杂志。

  迫不及待翻开第一页,松冈凛觉得脑子"轰"地一声,炸开了。


  ——奥运冠军山崎宗介今日宣布在今年九月份即将与相恋多年的女朋友Joy完婚!


  他要结婚了……松冈凛回过神来,苦笑一声,这有跟自己有何关系呢?


  5.

  这婚最终是没有结成,松冈凛小小地窃喜了一下。


  相恋多年的女友其实心里早已其他人,那个昔日骄傲自信的人坐在他们居住过的房子里,看着巨寸的照片上女朋友开心的笑容,内心的苦涩就像吃了黑巧克力,慢慢地在心里滑开,他仰头灌了一口酒。


  他颓废地坐在地上,空的烧酒瓶七七八八,落寞的背影令人心疼,松冈凛伸出手,想碰碰他,结果碰到的,却是一纸冰凉,他默默地收回了手。


  6.

  松冈凛哭了——那人终是死了,割腕在其女朋友婚礼的当天。


  松冈凛看到,那人走时垂下的手腕献血滴滴答答,顺着既定的轨道,终是汇聚一齐,流进了地下。


  他看起来反而有种解脱的轻松感,头垂在一旁,了无生气。


  咚咚咚——正在哭泣的松冈凛听到了自己的心正剧烈跳动,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冲破这层脆弱的防护。


  "啪!"书本掉在地上,刺耳的推门声离松冈凛越来越近,他看到,五六个穿着白色制度的护士的都急忙向他赶来,四个人按住了他的四肢,有一个看他的心电图,还有一个看起来是他们的头儿,她掀起他的衣服,或者可以叫做病号服,给他做心肺复苏。


  松冈凛的眼泪蒸发在了空气中不可名状,他突然觉得很无聊,慢慢阖上了眼。


  "滴——"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天与海的距离,而是我在你身边,你却不知道我爱你。其实这句话可以改成——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天与海的距离,而是我书外,你在书里。


  我爱上了一个人,他只存在于书中,我将头贴近书本,感受着你的喜怒哀乐,为你的成功而感到自豪,为你的失败而悲伤,我一直卑微地爱着你,希望能得到你的注视,哪怕是一秒钟。


  可我彻彻底底地忘了,你只是一个书中人,因为我,是个精神病患者。


                                                                    2015.8.1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