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崎面包

一个复杂的动物.

【总裁生贺】清茶

江南古老的小镇,刚下过一阵春雨,湿润的泥土混着抽芽的青草,在湿漉漉的空气中蔓延开一种万物复苏的气息。

街深的巷子里,碧绿的青苔爬上斑驳的院墙,远远望上去,似是青葱碧绿,又像是独浊昏暗。一阶一阶的石板桥,往常有许多小孩子在闲暇之余踩着圆润的石头,在桥上蹦蹦跳跳,未曾沾染上世俗祸事的稚嫩脸庞,自在白天柔和的阳光沐浴下,显得格外珍贵。角落里,滴答滴答的水声在这寂静的小巷里显得格外清晰。一声一声,一下一下,似乎在数着日子,是啊,在这不知不觉中,已经过去了三年啊。

所谓三年,是松冈凛搬来这座小镇已经三年了。

三年前,松冈凛带着为数不多的行李和这几年做歌手赚来的钱,只身来到这个充满江南水乡气息的小镇。所幸当歌手的时候,因为需要向中国发展,所以被公司强制性的要求恶补汉语。刚开始的时候觉得很累,可是到后来,松冈凛渐渐被汉语额博大精深所吸引,所以渐渐地,他的汉语越说越好,以至于现在,只要不说日语,几乎没人会认出他其实不是一个中国人。
到了这个小镇,松冈凛买下一栋房子,做了一名自由撰稿人。他所写的文章,就发表在日本最负盛名的杂志《free!》上。而这家杂志的老板,就是那人。
闲暇之余,松冈凛会一个人点上一支烟——曾经发誓就算死也不会抽烟的凛,如今正做着他最厌恶的事。望着窗外的车水马龙,想着当年,想着当年无知的自己。

真正的平静,不是避开车水马龙,而是在心中种篱,宗介,你怎么不明白呢?

五年前,刚刚从东京大学毕业的松冈凛,在陪妹妹逛街的时候,被星探注意到,遂走上了音乐之路。而好巧不巧的,松冈凛遇到了改变他一生的人——山崎宗介。

若是早知道后来会那么喜欢你,我肯定不会想遇到你,松冈凛自嘲的想着。他和山崎宗介之间的爱情,注定永远不被人祝福。

一开始,松冈凛并没有对大BOSS有多大关注,在他眼里,山崎宗介不过是他的老板,他们之间,只有工作上的关系。

后来,不知道为何,交往越来越频繁,只要有松冈凛出席的活动,一定少不了山崎宗介。于是就…在“所有人眼中”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

若说表白,山崎宗介似乎真的没向他说过。

“要一起堕落么?”这是山崎宗介对他说过最浪漫的一句话。凛无言,无声胜有声,于是便真的,一起堕落了。

心甘情愿啊,宗介。

凛料到会被山崎董事长——山崎宗介的父亲反对,可没想到,反对的如此强烈,勒的无法呼吸。那段时间,一夜之间,松冈凛的专辑下架,各种代言合约通告全部取消,这在松冈凛平平坦坦的星途上,还是头一遭。凛第一次感受到上位者对他,就像碾死只蚂蚁那样轻松。

无论是封杀还是雪藏,凛都无所谓,好歹是一流大学里出来的,混口饭并不是难事。可是,连带着山崎宗介也被山崎董事长封锁了一切事务。

那段时间,是凛和宗介最痛苦的时期。每天,只要一出门,日夜蛰伏的媒体的镁光灯就会照的他们措手不及。

失眠,焦虑,烦躁,这几乎成为宗凛二人每天都要经历的一件事情。早晨,在收拾房间的时候,凛发现宗介床头的烟灰缸上,满满的烟头,有些甚至还冒着零星的火光。

“刷”的一下,凛的眼泪就出来了。

凛想起来宗介曾经接受过得一个采访。当时的他面对着场内上百家媒体记者的镜头,说
“我成也松冈凛,败也松冈凛,可又有什么办法呢,我爱惨了凛。”

当年的话,一语成戳。

岁月溶进了四季里,兜兜转转,更替轮回,变得是窗外,而不变的,是内心啊。

离开那座许过地老天荒的城,过一个人的浮世清欢,一个人的细水长流,这就是凛的选择。

真正的爱是放手,所以凛放手了。

可是冥冥之中,凛坚定着,宗介一定会来找他的,所以凛写的文章才会在《FREE!》上发表。

我愿意伸出手给你勇气,宗介,你有这份勇气握住我吗?
”叮咚“门铃响了,又是邻居杨阿姨来送新鲜的蔬菜吧。

凛暂时放弃了回忆,匆忙将烟碾在烟灰缸里,然后下楼开门。

”杨阿姨,我说……“

”凛。“那声音充满着坚定,眉眼间似乎与三年前无二般区别。

”我来接你了。“


后记
在free还没开播的时候,我是一名坚定的凛遥党【偏凛】,开播第一集结尾因为总裁的笑容无法自拔的爱上了他。我第一次觉得应该为喜欢的本命写些什么,我的大本命是海带,但我从来没有心疼过他,但总裁完全不一样。我心疼总裁,甚至我明明知道和遥没什么关系但又忍不住黑遥,抱歉,我容不得凛遥了已经。朋友都说我墙头草倒的太快了,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我爱他啊。
和总裁在一起的第一个生日,但绝对不是最后一个生日,未来的路还很长,我愿意等你,屏幕里我触不到的你,共同的走下去。
所谓“予我心安”。
谢谢你 ,总裁。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