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崎面包

一个复杂的动物.

病娇十题 4-6

4.第六天,遥的上门

“已经第六天了呢,凛。”

宗介对水晶棺里的凛说着,另一边,手上还在忙忙碌碌的做些什么。夏天已经进入尾声,鸣蝉也放弃了一夏天的挣扎,屋子里安静的只剩下若有若无的呼吸声。

”砰砰砰!“一阵剧烈的拍门声打破了诡异的静谧。
”谁啊,凛不要怕,我去开门。“宗介愉悦的表情一瞬间撕裂,可随即又恢复如初。

”山崎!你有没有看到……凛“刚打开门,遥就焦急地说着,话还没说完,他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眼前地人,是他认识的那个山崎,却又不是。那个人仅仅能被称之为山崎的那个家伙,脸上不再是万年不见的冰冷表情,那有些下垂的眼角此刻却上挑,看着他的眼神带着来不及掩饰的愉快,右边嘴角轻轻勾起,带着奇异的笑容。而真正吓到遥的,却是隐藏在黑发后的白骨,一黑一白,遥不敢想象,他和凛之间发生了什么 而凛又在哪。

“凛呢!我已经六天没联系到他了,你把他怎么样了!”遥急切的问到,而这一切在宗介的眼里,却显得荒诞和可笑。

“不知道,请回吧。”宗介竭力想按捺住想要毁掉遥的冲动,嘴角的弧度却越来越大。一丝丝嫉妒在心里像野草般疯长,渐渐的,千丝万缕汇成了一个大大的圆。

”等等!让我进去!喂……!砰!“没等遥说完,宗介就关上了门

“开门!喂!砰砰!”遥在外面敲门声一声比一声大,可宗介却视若不见般,带着微笑,上了楼。

凛你看,遥多么着急,可是,你只能是我的呢

5.第八天,弥漫着腐臭的气息

这是第几天了,宗介想着。

凛有些腐烂了,手指,脸颊,手臂,包括宗介最爱的锁骨,通通锈迹斑斑。

空气中,弥漫令人作呕地腐烂味道,宗介贪婪地闻了闻,然后顺着肌肤的纹路 ,慢慢地,将锁骨上的肌肤咬了下来,他闭着眼,享受地嚼了嚼,一股腥甜顺着喉头滑下,他吞了下去。

真美味啊。


6.第十天,幽暗的卧室

静,除了静还是静

窗帘似乎不曾拉过,黑漆漆的,似乎是堕落以后的不见天日。

怎么办呢,凛,自从决定和你永远在一起,我就没奢望过重见光明。

提示1:透明液体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