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崎面包

一个复杂的动物.

病娇向十题

1.第一天,血液蔓延

不知是多久了,对于这么激烈的争吵宗凛家早已司空见惯,夏季的闷热,仿佛潜藏已久的催化剂,爆发了。

“宗介,我要搬出去了。”凛握着早已收拾好的行李,站在门口。

“凛!你听我说!我们不要吵架了好不好,我求求你了,不要离开我!”宗介紧紧握着行李杆,惊慌失措。

“放开,宗介。我们都累了,也许遥说的对,我们真不应该在一起。”凛的话并没有让宗介死心,反倒激发了宗介更大的怒火

"遥?呵呵,你叫的倒是亲密,你和遥在一起了么?呵呵,我早就应该猜到了。"宗介的声音像失去力量,腐朽而又绝望。

“随你怎么想吧,我走了。”凛无力解释,也不想去解释,只想赶紧离开这栋充满心酸回忆的房子。

“不!凛!求求你!你和七濑在一起也没关系,我求求你,求求你了……凛,不要离开我。”" 放我走!我和谁在一起是我的自由,放开!……咚!"

情急之下,宗介超起凛平时健身的哑铃,朝凛的后脑勺袭去。

顿时,凛软软的倒了下去,最后,嘴一张一合,像是在说什么,宗介想要凑近听清,却也是徒劳,暗红色的血液,蔓延。


2.第三天,美丽的水晶棺

距离那天已经过去三天了,那天的事,除了宗介和凛,没人知道。

第二天,宗介就吩咐秘书准备了一副水晶棺,将凛轻轻抱了进去。

透明漂亮的水晶棺,凛安详的双手叠放在胸前,静谧的,仿佛真的只是睡着了一般。

隔着一层水晶,宗介看着凛,眼睛里,只剩下迷恋。

就这样睡吧,凛。

3.第五天,爬上耳后的尸斑

“凛,起床咯”充满栝燥蝉鸣的早晨,宗介早早地起床做早餐。

不一会,牛奶+煎蛋+三明治的双人份早餐就做好了。

宗介温柔的叫着凛,慢慢打开水晶棺,将毫无生气的人儿抱到了椅子上。

“我开动了!”宗介双手合十,虔诚的拜了拜。

“凛,你怎么了!”一边吃饭,宗介一边观察着凛。夏季的高温让尸体有些腐朽,红发遮掩地耳后,竟长了一块小小的尸斑。

“别怕,凛,我这就帮你除掉,乖,听话……”宗介从厨房里拿出了一把水果刀,一点一点地,说着皮肤细腻的纹路挂着,鲜红的血液,说着刀身“滴答,滴答,滴答“跌落到地上,慢慢的,融成了一朵妖冶的彼岸花。

这样就好了,宗介满意的笑着。红发少年的耳后,红色凝集的地方隐约露出了乳白色枯骨。

宗介想了想,竟毫不犹豫向自己耳后刮去,同样的,一朵彼岸花绽放在深棕色的地板上。

你看,凛,我们一样了呢。







评论(13)

热度(7)